成都抵押电脑二手电脑典当就找【成都诚裕典当行】

成都诚裕典当,全天营业
成都地区24小时江湖救急,义不容辞!
典当/回收业务范围:iMac苹果一体机,苹果笔记本,苹果显示器,华为,小米,联想,华硕,惠普,戴尔,荣耀,微星,战神,雷神,宏碁,机械革命等一切品牌笔记本电脑,台式机,一体机等越高端越好
全天24小时均可上门典当抵押回收!

第一章 镶金宝玉

阳光明媚,天气晴好。

易阳像往常一样,推开“聚源坊”的门,走了进来,店里,光叔正在做着最后的开店准备工作。

“聚源坊”是古玩街上一家小有规模的典当行,易阳是店里的小伙计,不过刚来没多久,对店里的情况以及周围的环境还不是很熟悉。

“光叔,早上好!”易阳向正在柜台后面收拾东西的光叔打了一声招呼,光叔全名李德光,是“聚源坊”的老伙计,也是这里的首席鉴定师。

“小易,你来得真早!”李德光闻声抬起头来,朝易阳微笑着点点头道,看着对方那张朝气蓬勃的脸,他顿时似乎也打起了几分精神。

易阳随即走上前去,帮李德光拾掇东西,准备开店事宜。

没过多久一切就准备就绪了,“聚源坊”大门敞开,海纳四方客,崭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“小易,你照顾一下。”开店后,李德光招呼易阳道。

易阳点头答应道:“知道了,光叔。”

李德光是一名鉴定师,他平时主要是鉴定东西,包括金银珠宝以及各种各样的古董,招揽客人的活是经理干的,但他们的经理每天都很迟才来,有时候干脆不露面,在这个情况之下,易阳和李德光他们只好“代劳”了。

好在典当行每天的客流量不是很大,基本上没有很繁忙的时候,所以这份工作对于刚刚走出大学,在找工作的路上屡屡碰壁的易阳来说还算清闲。

上午是典当行客人最少的时候,半天能等来一个比较大的客户就很不错了,不过今天势头不错,门刚刚打开就有客人出现了。

走进门来的是一个年轻男子,身材高大,衣着光鲜,只见他戴着一副墨镜,神态傲然,俨然是一个富家子弟。

“您好,老板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

等那男子走近时,易阳热情地问道。

“你们这当铺收不收这个东西?”那男子上下打量了易阳一眼,然后说道,“是一件老翡翠,上好的缅甸玉,祖传之宝!”

他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裹来,并递向易阳。

那一下,易阳、根本想都没想,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接。

可没接住,猛然间,只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东西掉落在了坚硬的地板上,发出响亮而刺耳的摔破声。

那一瞬间,易阳耳畔嗡嗡作响,他懵了一下。

“你怎么搞的?!把我的东西掉地上了,那可是我的传家之宝啊!”那男子厉声呵斥道。

“老板,你别乱说,我刚才根本碰都没碰到你的东西!”易阳很快反应了过来,只道事情不对劲,眼前那个一身痞气的墨镜男是故意松开手的,在东西递到他手上之前就撒开了。

“哟,那你的意思是我自己把东西扔地上的?!”那男子冷笑道,“饭可以乱吃,但话不可以乱说,你说是我故意那么做的,那我可不答应!”

“可明明是这样的!老板,你不能这样讹人!我碰都没碰到怎么掉地上?!”易阳大声道,他很气恼,正所谓“善者不来,来者不善”,那墨镜男明显是来找事的,想借机敲诈人。

明白过来后,易阳也没被对方凶悍之气威慑到,而是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解。

“我讹人?!”那男子指着易阳鼻子道,“小子,你新来的是不是?!不认识我啊?!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!”

“雷哥,怎么了?!”

正在这时,门口快速地溜进来了两个人,均是年轻男子,穿着奇装异服,打扮也很怪异,一看就知道绝非善类。

“你小子找死啊?!雷哥的东西你都敢动?!”那两人跑过来后就向易阳发飙,其中一个黄毛更是跳了起来,如果不是隔着柜台,那恐怕易阳这下已经被他们三人殴打了。

“你们两个先别说。”那叫雷哥的男子摆了摆手道,“他摔碎了我的翡翠玉镯,这件事跟他没完,必须赔钱!”

“对,必须赔钱!不赔钱叫他好看!”黄毛也恶狠狠地瞪着易阳道。

然而,此时此刻,面对那三个小混混模样的男子,易阳并没有表现出多么害怕多么惊慌的神色,他只是冷冷地盯着对方。

这是个局!

他恍然大悟,深知面前那一伙人有备而来,他们或许瞄准的就是自己,是自己这个初入这一行,还不是很懂规矩的新人,于是他们想趁虚而入,讹诈一笔。

“小易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李德光听到外面传来吵闹声,他便赶紧从里屋走了出来。

“光叔,他们三个人想讹我!他们这是在勒索!”易阳随即将刚刚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李德光说了一遍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“雷子,你行行好,你们放过他,他刚来我们典当行,还什么都不懂。”李德光恳求雷哥道,“人家刚大学毕业,找份工作不容易。”

原来李德光认识那雷哥,想必对方在这条古玩街上颇有名头。

听到李德光那么一说,易阳很吃惊,没想到“聚源坊”的人这么害怕那混混。

尽管如此,他表现得还是很镇定,并不慌张。

“光叔是吧?”雷哥阴阴一笑,说着摘下眼镜,露出一张坑洼不平的马脸,其貌不扬,天生恶相。

“光叔,我还想找你来评评理呢,你来了那就更好了!”雷哥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刚他说的只是他的一面之词,实际上事情是这样的,我今天因为手头紧来当一个东西,是一件老东西,清朝的,我祖上传下来的,可我递给他的时候,他一走神没拿好,掉地上了!你看,好好的一只手镯现在都摔成什么样了!光叔啊,这可是我的传家之宝,原料是上好的缅甸翡翠,之前有位广、东老板想出三十万买下,我硬是舍不得,现在呢?!你们这个新来的小伙计是干什么吃的?!这点事都做不好!没得说,必须给我照价赔偿,不说多了,至少三十万,一分都不能少!”

他振振有词地说来,易阳越听越气愤,对方完全是在歪曲事实。

而雷哥他们这个局做得很大,索赔三十万,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。

别说是三十万了,就是三千块易阳现在也拿不出来,他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,生活费还得靠家里接济,叫他如何赔偿。

当然他也不会这么轻易屈服!

“你胡说!”易阳不甘示弱地辩驳道,“我们店里有摄像头的,等我们经理来之后看监控录像,到时候就一清二楚了!”

“小子,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!”雷哥摇头晃脑,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这是你们区经理的电话,我马上把他叫来!”

他拿出手机后就拨响了一个人的电话,不到一会儿,门边就多了一个人的身影,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。

易阳自然认识那男子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们典当行的经理区中天,也是老板的亲弟弟,这家当铺基本上全权由他管理。

易阳本以为经理出面后能澄清此事,因为店里有监控,交易窗口处可是重点监控点,当然能从监控记录里看清楚刚才所发生的那一幕,究竟是谁的过错只会一目了然地呈现在视频里,这样若是雷哥还狡辩,就移交给警察处理,到时候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。

可结果欧中天一上来就对着易阳破口大骂:“易阳,你搞什么鬼啊?!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,弄得一团糟!现在雷哥的家传宝玉被你摔碎了,看你怎么办!”

他不分青红皂白地骂了易阳一顿之后,紧接着就向雷哥赔笑道:“雷子,抱歉,非常抱歉,那小子毛手毛脚,没拿好你的东西!”

“那怎么办?!”雷哥似笑非笑地问道,“我那块玉价值三十万以上,这一摔就一文不值了,你叫我怎么办?!区经理,这行的规矩想必你比我更懂,他弄坏了我东西必须赔钱!三十万,拿来!”

他向区中天伸出手,做出一副讨债的架势。

区中天忙摇头道:“雷子,话虽然是这么说,但是三十万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,他一个小伙计怕是承担不起啊!能不能……你也知道他不是故意的,是不小心才造成的闪失,你请高抬贵手,再算计算计……”

“好吧,看在区经理的面子上,我少要点,赔我二十万,不过最多一星期之内必须把钱凑齐,我到时候来你们店里取,要是没给我准备好,那你们就等着瞧吧!”雷哥放下狠话后转头看向易阳,目露凶光地说道,“小子,准备钱吧!不然,你最好准备后事!”

赤裸裸地加以威胁!

说罢,他们转身扬长而去。

“区经理,你为什么问也不问清楚就向他们妥协?!我们有监控视频,让事实来说话!”易阳气呼呼地质问道。

他内心忿忿不平,非常不平,这事理都在他们这边,却要向敲诈勒索者妥协!

那雷哥到底是什么人,何必那么怕他!

“哎,易阳,幸好我来得及时,要不然就麻烦大了!”区中天叹口气说道,“你以为那个雷子是个好惹的角色啊?!要不是我那么说,他们会不断找你麻烦的,我可不希望你住院!他们心狠手辣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!撞在他手上,算你自己倒霉吧!这些碎玉片先收好,回头我再找人跟他谈谈,看他能不能放过你。”

他边说边俯下身去将地上那些碎玉拾了起来,并放到易阳手边的柜台上,那是一只古色古香的翡翠手镯,现在已经摔为几段了,其中一段上有一根金黄色的丝线吊在那里,显然是一只镶金玉镯。

也不知为何,近距离接触那只玉镯的时候,易阳隐隐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气息,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。

更为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那根原本悬挂在碎玉上的金丝竟然动了起来,慢慢地脱离玉体,朝着易阳身上飞来。

那根金丝最后注入了他的眼中,那一刻他只感觉右眼有一股异样的清凉感,沁人心脾。

那一幕不可思议,易阳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,可有一件事情确定无疑,那就是镶嵌在手镯上的金丝凭空消失了!

“怎么回事?!”易阳暗中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,他当即拿起那几截翡翠,那股灵气依然能感受到,就好像是那些碎玉上挥发出一股无形的能量。

随即,那丝金线又从他右眼中射了出来,在手中的碎玉上方旋转,最后分成无数金线,细若游丝,就像是火星子。

游丝金线笼罩着碎玉,与此同时,易阳眼睛倏忽瞪大了,因为他看到了神奇之极的一幕,仿佛有人在耍魔法,眼前的翡翠碎块随着旋转的金线动了起来,它们很快自动拼接,形成一只完整无瑕的翡翠手镯。

奇迹发生了!

摔断的手镯居然恢复原状!
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 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上线了提供技术支持